高又明与柏筱余、高季维及其后代
 
高启宏
 

古语曰:"山南为阳,水北为阳",陕西省有一个古老的县城,在泾河的北面,因而叫泾阳县。县城以西四十里为王桥古镇,在这里泾河从巍峨的仲山流出,是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秦朝著名的"郑国渠"渠首就修筑在仲山谷口。后世又修建了白公渠、泾惠渠,泾惠渠水向东流淌,在王桥镇东十里处即到了桥底古镇。泾河水世世代代养育了关中大地的人民,仲山见证了秦汉唐的强大和清朝的衰落。清朝光绪年间,清廷腐败,民族危机日甚,革命风潮渐起,在这泾阳的王桥、桥底镇诞生了三位著名的民主革命人士,他们对革命做出了杰出贡献,世人称之为"辛亥革命泾阳三杰"。泾阳三杰何许人也,乃高又明、柏筱余、高季维三位先生是也。

高又明,名明德,字又明,1886年诞生于泾阳县王桥镇高家堡一贫寒农家。其父高一龙,其母王氏。家有薄田数亩,以农为业,兼行医道。高又明幼时,其父高一龙因对邻家债务事打抱不平,得罪豪绅而出走。高又明排行老大,过早地担负起家庭生活重担。高又明好学聪颖,性沉静,有巧思,细致入微,对长辈特别孝道。其品行得到乡邻称颂。
柏筱余,名惠民,字筱余,1888年诞生于泾阳桥底镇柏家村一巨富家庭,自幼即豪放不羁。柏家当时经营药材、绸缎及钱庄生意,在陕、甘、川、鄂、沪等地皆有商号。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其父柏森为柏筱余选伴读。做为贡生出身的老主人柏森,深知选人之重要,遍访乡里,对于高又明的品行,时有所闻,遂聘高又明到柏家做书僮,为柏筱余做伴读。是年高又明十二岁,柏筱余十岁。

高又明到柏家后,以其人品和魅力,深得柏家器重。遂陪伴柏筱余读书、习字、生活和玩耍。柏家不惜优礼重币,延聘名宿,给他们二人授以身心性命之学,使他们接触"关学"等各家学派,因而为他们打下了深厚的学问基础。高又明更感学习机会的不易,加倍努力学习,特别注重前朝人安邦治国的韬略和关注国内外形势及革命进展情况。后来,两人肄业于三原宏道学堂

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高又明因柏家商务赴四川,与陕西同乡井勿幕相识,志同道合,并结识进步青年熊克武、但懋辛等。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井勿幕奉孙中山先生之命,由日本回陕,组织陕西同盟会。高即由井勿幕介绍加入同盟会。高积极支持井勿幕联合刀客会党共同反清的正确主张,介绍井勿幕和会党首领吴虚白(僧人,三合会中人,慕亲会领袖)等结识,终于形成了革命党人与刀客会党共同反清的局面。

"柏筱余在家居读书时已爱结交,曾与同里姚文山、高季维和地方名流结为知己,……他尤其器重少年时的书僮高又明之为人。又明参加同盟会较早,对国际形势和革命进展情况极为熟悉,时相告知,因此他们晨夕水乳,相得益彰"(柏筱余之子柏纪会语)。这时的柏家村之"柏氏花园"成为了革命党人的秘密活动据点,高又明负责管理,里面草木茂盛,四季花香,环境幽雅,内有"水榭亭"等景观。这里是西安去渭北必经之地,交通方便。因是私人园宅,又管理严密,外人不能随便入内,因此,成为同盟会在渭北秘密聚集的一个重要场所,同盟会重要会议、活动多是在此举行。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 10月初,高又明、井勿幕、吴虚白等在大雁塔召开会议,讨论贯彻同盟会纲领,为加强反清联盟,表示反满决心,决定重阳节祭扫黄帝陵,推郭希仁、张翊初起草祭黄帝陵文。重阳节时,高又明与柏筱余以考察矿藏畜牧为名化装同行,抵达黄陵,与其他同盟会员及同情同志者二十余人共祭黄陵。明确提出了"扫除专制政权,建立共和国体"的政治主张。与祭之人无不受到祭奠仪式的震撼,深感文字动人,不若仪式之有形有色,深刻有效。高又明特抄录祭黄帝陵文存于三原县居所的书箧中。

1909年(宣统元年),高又明介绍柏筱余、吴希真诸人加入了同盟会。柏筱余不惜毁家资助革命,无人出其左,对革命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高又明与柏筱余商议,在三原创办"勤公社", 推纪时若、张立卿、王治平等主持工作。具体输入进步书籍报刊,进行宣传鼓动工作。

高季维,名铭新,字季维,1886年诞生于泾阳王桥镇高家巷一殷实家庭。为高又明同族人。其赋性聪颖,有豪侠气,善墨文,为人力求实践,不尚高谈。在四川经商时,值铁路公有运动,益有所感,遂约友在上海办《克复杂志》,经王麟编(泾阳城内姚家巷人)、旦宅旸二先生介绍加入同盟会。

1910年(宣统二年),在奠定陕西革命事业基础的"柏氏花园"会议上,渭北会务推柏筱余、宋向辰、井勿幕、邹子良四人为总揆,高又明承担印刷、武器制造、药物购制等任务,高季维负责宣传等任务。会后,与会人员在柏氏花园?quot;水榭亭"合影留念,相约:他日革命成功,而吾人尚在者,仍在此集会庆祝,可媲美"兰亭"盛会也!(详见本书《水榭亭会议始末》)

1911年(宣统三年),高又明与柏筱余等人经汉口再赴上海,继续潜心钻研炸弹制造技术,策划起义,与于右任、宋教仁、陈其美、谭人风等长江中部同盟会重要人物多有交往,并多次谒见孙中山先生。

西安辛亥起义成立秦陇复汉军政府。高又明任军政府军械官,负责制造地雷、炸药、抢械,组建炸弹队,奔走于东、西战场,保证了民军的武器供给,被誉为陕西革命军中制造军火的首倡者。陕西战事危急时,弹械缺乏,由于右任介绍,柏筱余以家产为抵押,向外商购步枪万枝,大炮四尊并子弹运抵陕西,民军枪械得以为济。高季维负责交通,致力甚多。入冬,高季维又在西安设立红十字会,于东西各县设分会,医治伤兵,筹备医药。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保卫了西安新生的革命政权。


1913年,高季维、柏筱余及王玉书等开设了"新民图书馆",专门输入进步文化书报,教育民众。

1914年(民国三年)秋,同盟会人反对袁世凯,进行二次革命,宋元恺奉孙中山命由日返陕活动,在西安组织乐群学社,系中华革命党秘密机关,高又明、高季维均积极参与其事。

靖国军时,高又明先后担任总司令部军械处处长、制造局局长兼第四路军军械处处长等职,为靖国军筹备军火、药品等。高季维任总司令部参谋,兼工程营营长。他们事事互相帮助,尽职尽责,协助胡景翼、于右任等讨伐袁、段、曹、吴北洋军阀,立下不少战功。

1919年(民国八年),高季维赴富平美塬镇途中不幸中弹牺牲,葬于故里白渠之旁。高又明对高季维的牺牲,深感悲痛和惋惜,在后来的文章中写到:"伤哉!先生之死,年仅三十有三岁,天若假以年,必有更伟大之建树。余众同志凡知者,莫不为吾党惜!莫不为先生悲也!"高季维英年牺牲,留下儿子高鸿(1918年6月26日生)才一岁。其母刘淑铭时年仅23岁,却矢志不再嫁人,决心抚养高鸿成人,母子二人靠遗产维持生活。高又明对高季维留下的这一孤儿寡母,多有照顾,以尽同乡同族、同志朋友之情谊。

1926(民国15)年,柏筱余因欠三原某钱庄三万余金,无力归还,被非法羁押,后经调解以物偿债,出狱后遂身患疾病。1931(民国廿)年,高又明由京返陕,在西安定居,发展民族工、商、文化事业。他得知总角之交柏筱余身患疾病在兴平生活无着,前往探望,给其子柏纪会一钱折,每月在南院门广济大药房账上领卅元银元,以补生活必需。高又明又是柏纪会的干大(干爸。渭北孩子满月有撞干大的风俗,往往安排自己最亲近和器重的人做孩子的干大),老友有病,自然对柏家照顾有加。

由于过度操劳,高鸿母亲不幸患病,于1933年病逝,年仅37岁。当时,高鸿的叔父高兰亭在南京工作,高鸿遂被接到南京上初中和高中。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局动荡,日寇不久逼近上海、南京。高又明十分关心高鸿的安全和学业,遂联系高鸿返回陕西。安排在西安有名的"西安高级中学"27级借读,不至于中断学业。为方便高鸿的生活和学习,高又明先生特腾出寓所一僻静东厢房供高鸿居住。高又明看到高鸿天资聪颖,刻苦好学,十分欣慰,常对人曰:"此子日后必为国家科技栋梁!"愈发地怀念高季维烈士,为纪念高季维先生的革命事迹,遂逐一回忆,写出高季维先生的传略事迹,将手稿郑重地交付高鸿,并嘱曰:"汝父英年牺牲,事迹鲜为人知,余将其逐一写出,日后发表,以使世人知之,以纪念先生耳"。

抗战时期,柏筱余每闻抗战捷音,则欢欣若狂;及闻某地失守,则振臂大呼或拍案击床;目赌敌机横空西安,尤为愤激,因之病情加重,回泾阳家乡静养。不料竟于1940年(民国二十九年)病逝,享年五十三岁。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葬柏家村。当时中央政府明令褒奖。对于柏筱余的逝世,高又明倍感悲痛,为纪念柏筱余先生,不顾自己年迈体衰,呕心沥血,写出《柏筱余先生纪念碑》一文,亲自书碑立于安葬地柏家村柏筱余陵墓旁。高又明在碑文中写到:"呜呼!余与君少小相依讬,介之加盟,其见义勇为,慷慨激昂,所贡献于党国奠基之初者,诚非浅鲜,竟以荡尽家资负债莫偿,陷于囹圄之中,而君处之泰然不闻怨。尤其时同人多流亡在外,爱莫能助,良用疚心。今者"水榭亭"之高朋大半凋谢,而主人之墓木已拱矣。回忆前尘,烟云过眼,援笔记之,使后世获悉革命事业中,曾有此无名英雄作奠基石也!"感情之深厚,跃然碑上。

高鸿于1944年考取留学,高又明在亲友间发起筹款并身体力行赠以资费。行前高又明亲自设宴为高鸿饯行,嘱其学成回国,报效国家。高鸿就读于美国伊利诺大学研究院,1947年获博士学位。1948年2月回国到南京中央大学(现南京大学)任教。高鸿出国前将《高季维传略》手稿托付给同学好友保管,谁知因国内连年战争,险遭丢失,幸而回国后觅回,高又明对手稿进行了补充修定,在文章的最后告慰地写到:"(高季维)子一名鸿,今已供职南京中央大学,成为全国著名的化学权威,仁者有后言不虚也"。高鸿先生于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成为全国首批院士之一,1992年被聘为南京大学、西北大学终身教授。1912年4月,高又明遗孀张彩珍女士96岁高龄逝世,时年高鸿也已94岁高龄,年事已高,在南京和其女儿高苓女士一起生活,照料他的饮食起居,闻此哀讯,特嘱高苓发唁电如下:“高启宏先生:您好!来电收到,惊闻您母亲她老人家仙逝消息,在此代表家父和我们全家表示深切的哀悼。高老先生和夫人长期以来对我爷爷、对我父亲倾囊相助,给予失去双亲的父亲极大的关怀和无私的照顾,父亲一直深深铭记在心。在此向您们全家转达我父亲和我们全家对高老先生和张彩珍女士无尽的感激和思念之情,愿她老人家一路走好! 请您和您们全家多保重身体,节哀顺变!高苓敬上”。情真意切,深情溢于言表。

1948年前后,高又明晚年应《西北革命史征稿》约稿,不顾自己年老体衰,资料难觅,写下辛亥革命回忆录《如是我见我知录》。因高又明本人亲身经历陕西辛亥革命活动,故资料丰富翔实。文中写到的陕西同盟会第一次会议,联合会党、刀客的详细过程,陕西关学,陕西同盟会员祭黄陵及保存的当年抄录的祭黄帝陵文等等,是全国少有的文字记载。成为研究陕西辛亥革命的重要史料。其主要情节收录在《西北革命史征稿》中。

高又明先生撰写的《柏筱余先生纪念碑》亦收录在《西北革命史征稿》中,《高季维传略》于一九六零年前后在《泾阳文史资料》、《泾阳史话》上加标题发表,使后世人得以详细地了解柏筱余、高季维两位先生的感人革命事迹。

高又明先生对子女后代的教育成长非常重视,他认为:"缘每一个小孩子,之将来能成为社会中有用的好人与坏分子,全赖幼时家庭教养习惯及受到学校教育如何"。所以他言传身教,循循善诱,给子女一个很好的教育空间,又给子女提出了一个做人最基本的要求:"总说来,余期望各个儿女们都成为社会中有用的好人"。在生命垂危之际,他还念念不忘的是几个尚未成年的子女教育成长问题,安排几处房产"收益专一儿们学费"。

1951年5月22日高又明先生病逝,终年六十五岁。按照他生前的安排,家人将其安葬于西安城南,北里王村之东。

当年草木茂盛、环境幽雅的"泾阳柏氏花园",历经时代变迁,现已荡然无存,仅留些许假山石及顶柱石等。1983年,经柏筱余子柏纪会多年奔波,陕西省政协、统战部"根据从简,节约精神",修复了柏筱余先生陵墓。柏纪会1984年选任泾阳县政协委员,1993年逝世,葬于柏筱余陵墓之侧。

高又明先生一门儿女承载着父亲的期望,在坎坷曲折的人生道路上自强不息,全部完成了高等教育,评定上高级职称。其中拿到国家级奖励,担任领导职务,选任全国政协委员者不乏其人。在各自行业,均有建树。高又明先生九泉有知,当足以欣慰,含笑于九泉之下。

2005年,高又明之子高启纶、高启维介绍柏筱余之孙女柏仲影女士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留下三辈人的一段佳话。

三位先生为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浴血奋斗,甚至不惜献出家产和宝贵生命,更为祖国的民主昌盛、中华振兴而奋斗终身,实为中华民族杰出的代表人物,更是后世之楷范。

写于2005年,2012年再次修改

参考资料:
1、《西北革命史征》 1944年出版 王陆一主编
2、《西北革命史征稿》1948年出版 陕西革命先烈褒恤委员会
3、《柏筱余先生纪念碑》、《高季维先生传略》、《如是我见我知录》 高又明
4、《辛亥革命在咸阳》(五)1987年出版 中共咸阳市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
5、《高鸿文选》1998年西北大学出版社;高鸿院士夫妇讲述(2001年)

相关文章:高又明 《陕西近现代名人录》陕西省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
《西北革命史征》摘录 王陆一主编
《陕西通史》第七卷(明清卷)(摘录) 多卷本《陕西通史》编纂委员会

扩展阅读:孙中山先生书赠高又明墨迹 《星期天》 陕西日报 增刊 张应超
历史的丰碑永远的纪念-我的父亲高又明 高启维

缅怀先贤暨高又明先生纪念网 http://www.gymjnw.com

主办:  高又明先生资料编纂委员会
策划编辑制作: 高启宏
顾问:张应超 刘殿昌
Email: gaoqihongxian@yahoo.com.cn
 Tel:13152128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