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季 维 传 略
高又明
 

先生讳铭新,字季维,泾阳王桥镇人。赋性聪颖,有豪侠气,善墨文。幼受业于柏厚甫先生之门下,为高才生,十八岁入县庠(乡学),复执贽入县宿儒杨风轩门下,精研经史及时务,力求实践,不尚高谈。时值清末,外侮日深,内政腐败,忧国之士多徘徊莫知所适,先生乃决隐于商。入川后值铁路公有运动,益有所感,遂决走各地。乃约友,由川、鄂、浙至苏,应李季直约,至沪,办《克复杂志》年余,以鼓吹维新为主。嗣经王麟编(泾阳城内姚家巷人)、旦宅旸二君介绍入同盟会。谭人凤先生一见倾异,语人曰:"高季维终非池中物"。时办杂志,困阻百生,每以不随所欲为憾,常郁郁也。辛亥武昌首义,先生任交通,致力甚多。入冬,上海各界捐购大量西药器材运陕,于省城设立红十字会,于东西各县设分会,医治伤兵,全活甚众。时陕战方殷,极需医药,先生奔走呼吁尽力多矣!适清帝逊位,战争结束,先生竞以尽瘁国事致病,辞红十会职务,卧榻将近一年,愈后复致力教育,纠同志柏惠民、王玉书诸人,合资开设新民图书馆,专以输入文化书报,以开民智。民三年,孙中山先生授命宋相辰由日返陕,改组同盟会为中华革命党,宋到陕后召各同志,于西安设立乐群学社,以总揆全省党务。时袁世凯窃国迹著,而陕陆军政权,亦操之袁氏所部,吾党人为积极布置各县工作,谋荐先生任泾阳县警察局局长,以有实力也;先生慨允,不辞汤火,时乾,礼一带,由王绍文同志负责。事泄,王同志等十三人被袁氏爪牙陆建章惨杀,先生知泾阳亦在罗织之中,一面安置差后,一面即向省政府辞职,拒讵祸不旋踵,而陆之差武骑至矣!未经县府,即往捕先生,先生知不免,慨然谓来者曰:"余自恃无重大事,且余家室本县,督军捕我或因别人牵累也,诸君既到,请先饮食,然后同往"。遂款待之,藉机以入厕为请,乃越墙以逸。捕者窃踪不获,乃闭四城门,沿户检搜,竞二日夜,终未获。先生甫逸出,藏同志周伯敏家,嗣以情势严重,冒险出,匿文庙房顶瓦沟中,三日二夜,滴水米粒未尝入口,后虽城开,而侦骑仍四布,无计脱险,乃由同志某密走商县长蒙公养正。蒙同志淳化人也,约以夜,巡卫查城,偕先生至城上隙处,继而出之,此乃民四年春也。先生时以不能匿足泾阳附近,乃毅然走白水、邻阳协助同志集马静、高静旺诸人,继续进行革命工作。居三月余,复偕数同志,走靖边等县,说卢占奎以革命主义,卢之依附靖国军,颇有战绩,先生与有力焉。唯先生逸后,陆建章知陕党人潜力甚大,时虑覆巢,遂极扑党人,或以官、或惑以金钱,此技均未能售,竞愤而搜索株连。在陕同志,知陆氏不除,终为西北革命障碍,遂发动渭北各县绅及商会、民众等,忠告陆氏,毋以数人之嫌疑,致人怀不安,全境恐惧。陆怕众怒难犯,稍寝其行,但以阴谋仍不稍懈,遂令其子陆少文亲率重旅四千余人,驻富平县镇慑不成,冀图制止吾党在各县活动,但吾人迄无稍懈,且旋经胡景翼等率兵一连偕同诸同志擒陆子少文,并缴其驻军全部枪械。从此,陆氏在陕之政治军权消逝矣!西北一带脱离陆氏压迫乃一大关键也。呜呼!国家不幸,祸乱频来,袁氏虽去,而北洋军阀继窥国柄。此民六年事也。陈树藩继为陕西督军,在陕同志树靖国旅于渭北,先生是时已由靖边归来,旋由副司令胡公、曹公聘任参谋,兼工程营营长,先生谓同志云:"总部人才济济,余居之何益?"乃选长于技能青年,编队率之战场,利用地形与火药器材,埋伏地雷、架设桥梁,战地所在,获其设计之迹,因以陷敌者多矣!盖先生胆识机警过人,参加靖国军之役者,迄今皆能详言之。于公右任回陕任总司令,编全军为六路,卢占奎即为第六路司令,驻防耀县至同官一带,卢初南来,部队不认地方形势,于公虑之,即命同志多人前往,先生与居数月卢见某与先生因议事不协,先生知留无益,即仍归总部。时陈树藩与靖国军开战以来,将及数年,兵败,自忖难存,乃由豫引入赵倜军,向北政府引张西垣军,驻渭河南岸,列阵咸阳、渭南各地,决心与吾军决一雌雄,战事紧张已极。时乾县驻军第七支队王珏以乾、礼为三原屏障,陈氏大军来攻,恐惜置未善,请总部特派干员到乾主持,于公即命先生为乾县县长,付予以守卫地方与督导军队之全权。先生受命,星夜赴防。盖陈氏竟图利用外兵由两翼攻东之固市、栎阳、西之礼泉、乾县;双方并进,必可获胜,倘三原救两翼,即出奇兵由正面直攻靖国军之根据地,是以敌两翼攻兵倍于吾之守军四倍以上,陈氏并亲督援兵及所有之部,分五路横贯渭河,同时挺进。先生一面在乾县筹筑工事,一面督友队司令王珏坚壁抗战,苦支四十余日,战事最激烈日夜不停者十六日。虽南面城墙为墟,死伤枕籍,而敌兵仍未敢越雷池一步,陈氏终未得逞,反遭惨败;陈知无能为力,乃潜归西安,从此已决定军阀不能立足西北之命运,此其一大关键也。此战役后,我总司令于公巡视各县,并调防队伍,从事休息,藉资补充。特令第七支队王珏调驻富平县之美塬镇,先生亦卸乾县县长职,回总部参谋,此民七年事也。

总司令部参谋长彭仲翔,秘书长张翊初与先生最为默契,每事相济,共同尽职,于公甚得力焉。于民国八年四月间,先生衔命赴富平美塬镇往见王珏,车行中途,被来历不明者枪击负伤殒命。临终谓其从者日:"余生平无私仇,击吾者乃公敌也,可转告同志为国努力,余死无憾矣!"乃捶胸高啸而殁,伤哉!先生之死,年仅三十有三岁,天若假以年,必有更伟大之建树。余众同志凡知者,莫不为吾党惜!莫不为先生悲也!战事结束,伤亡者众,即力所及仍不免伤夷满目也。先生遗体入棺,厝于故里白公渠之旁。子一名鸿,今已供职南京中央大学,成为全国著名的化学权威,(高鸿现西北大学、南京大学终身教授,中科院资深院士-编者)仁者有后言不虚也。


高又明(1886-1951):泾阳人,1905年加入同盟会,为陕西近代名人之一。此文撰于1944年。

摘自:《泾阳文史资料》1988、4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陕西泾阳县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 《泾阳史话》(《革命志士高季维》为题发表172页) 泾阳党史办《泾阳史话》编缉委员会 1994年出版

《高季维传略》意译白话文

高苓、高萌译文

高季维,名铭新,字季维,泾阳县王桥镇人。天资聪颖,为人豪爽,文笔俱佳。幼年跟随柏厚甫先生学习,是高才生,十八岁到县里就读,师从县里大儒杨风轩,下功夫研习经济历史及当今时务,注重实践,不喜欢高谈阔论。当时已是清朝末年,外国列强瓜分中国,清朝政治腐败,很多为国家担忧的人士寻求救国救民之路却又不知该怎么做,高季维决定先经商。进入四川后,正逢铁路公有运动,深受感触,于是决心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外出寻找救国之路。他们离开四川,经湖北、浙江到达江苏,又应李季直的约请到上海,办《克复杂志》一年有余,主要宣传鼓吹维新。后来经王麟编(泾阳城内姚家巷人)、旦宅旸介绍加入同盟会。谭人凤先生非常赏识他,只见了一面就对人说高季维"将是一条腾飞的龙"。当时办杂志,困难和阻力很多,他常因不能畅所欲言而郁闷感慨。辛亥革命武昌起义,西安率先响应,高季维担任联络员,出了很多力。到了冬天,上海各界捐购大量西药器材运到陕西,在省城西安设立红十字会,东西各县设分会,救治了很多伤病员。当时陕西的战事激烈,极需医药,高季维奔走呼吁竭尽全力!等到清帝退位,战争结束,高季维却因太过劳累而病倒,辞去了红十字会职务,卧床养病将近一年。病好后他重新致力于宣传教育民众事业,与同盟会员柏惠民、王玉书等人一起,合资开办“新民图书馆",特别注重购置文化书报杂志,以启发民众。民国三年,孙中山先生指派宋相辰由日本回到陕西,改组同盟会为中华革命党,宋到陕西后召集革命党同志,在西安成立了乐群学社领导全省党务工作。当时袁世凯窃国的野心已经逐渐暴露,陕西的陆军政权也掌握在袁的部下手中。革命党人积极谋划各县的革命,认为高季维有能力,计划让他担任泾阳县警察局局长,掌握政权实力。高季维不顾危险答应下来慷慨赴任。当时乾县、礼泉一带,由王绍文同志负责。由于泄露了机密,王同志等十三人被袁世凯的爪牙陆建章惨杀。高季维知道泾阳也在黑名单中,于是一面安排布置,一面马上向省政府辞职。不料想,陆建章派来抓捕的武装骑兵转眼就到,且不经过县政府,直接就去抓人。高季维知道躲不过去,就很坦然的对来人说"我想我也没有大的事情,我的家室就在本县,督军逮捕我可能是别人牵连我,你们既然来到这里,请先吃饭,然后我们一起走"。于是款待他们,找机会以上厕所为借口,翻墙逃走。抓捕的人逮不到他,紧闭四城门,连续两日两夜挨户搜查,也没有搜查到。高季维逃出后院,先藏在革命党同志周伯敏家里,后见形势严峻,冒险从周家出来,藏匿在文庙房顶瓦沟中,三天二夜没能吃一粒米喝一口水。后来虽然城门开了,但是仍然到处都是敌人的巡查骑兵,没有好办法脱险,只好由某同志秘密去找县长蒙养正帮忙。蒙是淳化人,同情革命,约定夜间巡查城防时带着先生,在无人注意的地方伺机放他出城,才得以逃出,这是民国四年春天的事情。高季维知道泾阳附近已无法藏身,毅然决定去白水县和邻阳县协助革命党同志集马静、高静旺等人,继续进行革命工作。三个多月后,带了几个同志,前往靖边等县,以革命主义说服卢占奎加入靖国军,卢以后立了不少战功,高季维起了很大的作用。 高季维逃出后,陆建章深知陕西革命党人力量很大,害怕被推翻,竭力搜捕革命党人,还以官位金钱利诱,都没有多大效果,竞恼怒搞起株连。在陕的同志,深深感到陆氏不除,终究是西北革命的障碍,遂发动渭北各县绅士及商会、民众等,告诫陆建章,不要因怀疑几个人,就搞得人人不安,全境惊恐。陆也惧怕众怒难犯,表面稍微收敛了一些,暗底则抓紧筹划,派其子陆少文率领武装四千余人驻扎在富平县,希图制止革命党在各县的活动。民国六年,革命党人抓住时机,胡景翼等率领一连兵马和一批革命党同志生擒了陆少文,并缴获其驻军全部枪械。从此,陆建章在陕西的军阀统治瓦解,西北一带脱离了陆的压迫。但是国家不幸,祸乱不断,袁世凯死了,北洋军阀仍继续掌权,陈树藩接任陕西督军,陕西的革命党人在渭北成立了靖国军。高季维这时已由靖边归来,被副司令胡景翼、曹俊夫聘为参谋,并兼工程营营长。高季维对同志说"总部人才济济,我在这里起不了多大作用,"他选拔一批懂得工兵技能的青年,编成部队上战场,利用地形与火药器材,埋伏地雷、架设桥梁,消灭了很多敌人。高季维英勇机警,胆识过人,凡参加过靖国军战斗的人,至今都能详细地说出高季维的战斗事迹。于右任回陕西任靖国军总司令,整编全军为六路军,卢占奎任第六路司令,驻防耀县至同官一带。卢初到陕南,部队不熟悉地方形势,于右任对此有些不放心,即命令几位革命党同志前往协助。高季维与他们相处几个月,商议事情意见不一致, 觉得留下没有益处,仍旧回归总部。陈树藩与靖国军开战,连打几年败仗,自知难以取胜,于是从河南引来赵倜的军队,由北政府引来张西垣的军队,驻扎在渭河南岸,在咸阳、渭南等地摆下阵势,决心与革命军决一雌雄,战事非常紧张。当时乾县驻军第七支队王珏认为乾县、礼泉是三原屏障,担心陈树藩大军来攻,防御准备不到位,请总部特派干练人才到乾县主持工作。于右任委派高季维为乾县县长,授与守卫地方与督导军队之全权,高季维接受命令,星夜奔赴防区。陈树藩冀图利用外来的军队同时从两翼发动进攻,从东面攻击固市、栎阳,从西面攻击礼泉、乾县,如果三原救两翼,即出奇兵由正面直接攻击靖国军根据地,可一举获胜。敌人两翼进攻的兵力是我守军四倍以上,陈树藩亲自督导援兵及所有部队,分五路横渡渭河,齐头并进。高季维一面在乾县筑建工事,一面督促支队司令王珏坚壁抗战,苦苦支撑四十多天。战事最激烈时,甚至昼夜不间歇地打了十六天,直打到南面的城墙成为一片废墟,战士死伤枕籍,敌兵最终也未能越过雷池一步,陈树藩惨败,自知无能为力,逃回西安。此战是决定性战役,从此军阀再不能立足西北。这次战役以后,总司令于右任巡视各县,并调防部队,进行休整和补充给养,命令第七支队王珏调驻富平县之美塬镇,高季维不再担任乾县县长,回总部任参谋,这是民国七年的事情。

总司令部参谋长彭仲翔,秘书长张翊初与高季维最为投契,事事互相帮助,共同尽职尽责,是于右任的得力助手。民国八年四月间,先生奉命前往富平美塬镇王珏处,车行到中途,被来历不明的人枪击伤重牺牲。临终对随行警卫说:"我生平没有私仇,枪击我的人一定是敌人,可转告同志为国努力,我死而无憾!"捶胸高啸而亡,真是痛惜!先生牺牲时,只有三十三岁,假若不牺牲,一定会有更伟大的建树。革命党同志们凡是知道他的,都为我党叹惜!都为先生悲伤啊!战事结束,伤亡者甚多,尽力抢救仍不免疮夷满目。高季维先生遗体入棺,埋葬于家乡白公渠旁。留下儿子高鸿,现在南京中央大学任教,成为全国著名的化学权威,仁义的人有杰出的后代,这话一点都不假啊。(高鸿,现西北大学、南京大学终身教授,中科院资深院士-编者)。

相关文章:

《高又明与柏筱余、高季维及其后代》 ------高启宏
《同盟会陕西分会早期重大活动及年代 》------高启绩整理

扩展阅读:

《如是我见我知录》------高又明
《西北革命史征稿》------陕西革命先烈褒恤委员会编

 
缅怀先贤暨高又明先生纪念网 http://www.gymjnw.com
主办:  高又明先生资料编纂委员会
策划编辑制作: 高启宏
顾问:张应超 刘殿昌
Email: gaoqihongxian@yahoo.com.cn
 Tel:13152128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