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见我知录》意译白话文
  高启绩、高烽



在前面,我先说一说,我的文章中所写的,究竟是我所见到和知道的什么事情呢?是1911年以前几年中,陕西革命运动开始的情况。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因为"西北革命先烈抚恤会"征集西北革命历史的稿件,就要完成。多次来信催促我,要我将祭黄帝陵文的记录稿和当时在陕西的组织情况等写出来,以便编辑采入。因为当年参加的人多数都去世了,知道情况的人很少了。我空闲时间少,又很少写文章,所以,我很有些为难。征集稿件的委员会来信说:为了牺牲了的同志,为了革命历史的编辑工作,要求我必须写出。所以,我就尽我的能力,将我当年所见到的和所知道的情况和事情,简单地写在下面。
卅七年夏初 高又明于西安师佛子轩

不平则鸣,这是一条永恒的真理。满清政府统治中国二百多年来,人民的反抗时时刻刻都有发生。如果循序地考察时,像:明季痛史、血史、中国秘史和一些私人的记载,就可以知道大概的情况。(原著列举的文章的名称,没有引入,请看原著-译者)。金圣叹用心注述小说,目的是唤起汉民族的意识,所以被清政府杀害了。吕晚村写书,是让汉民族不要忘记异族统治者对人民的欺压。他死后,统治者挖了他的坟墓。满清政府对爱国的人,使用的刑法有撕裂人体、锉磨身体、刀砍人身,还要连累许多没有罪名的人,真是残忍得很。这就是激起人民愤怒的原因。后来几十年中,又因清政府的懦弱无能,向外国赔款,订立不平等条约,更加激起人民的愤怒。陕西人民的反清思想,从满清入关以后就产生了。(原著在这里也列举了许多事例,译文中没有引入,请看原著-译者。)陕西有三位很有学问的李先生,这就是:李二曲、李雪木、李因笃三位先生。都知道李二曲先生有很多著作,他尤其是精通易理,但是他在老年时,为什么将书稿都烧毁了呢?是因为他觉得真正反抗的时机还没有到来,反而给统治者以借口杀害自己。从此,李二曲先生隐瞒了姓名,创建"慕亲会",他是想用"慕亲会"的组织形式将反抗的火种隐存下来。"慕亲会"的法规很严密,为了避免文字狱的迫害,他们只用一般语言不用文字。李二曲亲自接纳的弟子都是和尚,所以一般人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李二曲反对人们学习"八股"、学诗、学作时尚的文章,如果这样,他中了举,做了官,是给统治的人添了一个帮手。他说:读书是为了明理,明理是要从提高自身的修养做起,这样才不会忘记祖先留传下来的精神文化内涵。李雪木少年时为了复兴民族奔走四方,但是时机没有到来,他的志同道合的人都不在了,他隐居起来,他内心蕴藏着复兴民族的激情和对统治者的怒火,所以他的行为狂妄,再加上一些人听不懂他讲的道理,就说他是疯子。

各位前辈的志愿虽然没有实现,但是他们的主张和著作留传下来了。人们在私下里传抄。可是,不认识字的群众怎么办?那就组织起像"慕亲会"、"三合会"这样的组织,来宣传复兴民族的思想。李二曲和顾宁人二先生在对话中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不论任何事情或方法,虽然前人没有采用过,但是只要你用的合适、恰当就是实用。

刀客也就是匕首会,与清政府对抗,遭到清政府的镇压,时起时伏。他们失败的最大原因,是各省没有联合起来。太平天国起义时,陕西、山西、甘肃"慕亲会"等组织,都有相当的力量,因为太平天国信奉天主教,所以,没有跟太平天国联合。

正当大家彷徨群龙无首的时候,1905年同盟会在日本成立了。1905年冬天,孙中山先生派井勿幕先生带着同盟会宣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回到了陕西。

井勿幕回来后,在亲友和关心国事的人中间宣传,最先赞同的有西安的郭希仁、李桐轩等人,谓北有三原宏道学堂教员谢墉(广东人)、同州师范教员李某(湖北人)。在这以后,井勿幕去到渭北各县和西安等地,进行宣传鼓动,不到一年的时间,发展了各学堂学生七、八个人和社会上同情的人一共才有三十多个人。因为官方的严防,就这三十多个人联络起来也很费周折。(联络的方法讲起来很繁琐,就不再详细说了。)

井勿幕觉得目前没有大的发展准备去外省,被同志劝说留下了。1906年春天,在三原北极宫一家院落里,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讨论的问题是:招收会员和推进会务的方法。会议上有的主张积极地多吸收会员,有的主张慎重地吸收会员,最后定出了介绍新同志的方法,使新同志不至于一下子知道会务的全部秘密。大会通过执行。井勿幕为了扩大范围,在会上提出了联络有实力的"三合会"和刀客等组织的想法,会上的人多数是知识分子,讨厌会党中一些人的行为,不愿意和他们为伍。在多数人反对的情况下,井勿幕不便多说,只告诉大家尽力做好宣传和筹备经费等工作。

井勿幕亲自去陕北宜君、中部几个县观察,每去一个地方都有几个同志跟着一块儿去。最后选定在耀县山区创建畜牧区;在马栏山、黄龙山几个地方开矿冶金。决定由邹子良、王守身几个人负责。每到一个地方还跟工人农民取得联络。

1907年春天,井勿幕经四川去东南几个省,跟黄克强、朱贵全等人联络,到年底又回到了陕西。这时候,会务有了相当的进展,西安根据地有公益书局、公正合纸店、建本学堂;渭北一带有柏氏花园;三原、耀县等十一县都有相当的根据地点和负责人。但是,办起事来总觉得很迟钝。因为,会员多数人是知识分子,虽然有激情,但是,真正有行动的人是少数。这时候,我将慕亲会的领袖吴虚白介绍给井勿幕,他们相谈得很投契。吴虚白是僧人,本来没有心情过问社会上的事情,但是吴虚白对井勿幕很钦佩,所以吴虚白将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给井勿幕。吴虚白又将洪宝臣、唐和尚介绍给井勿幕。井勿幕又将他们介绍给郭希仁几个人,他们来往得很密切。有一次,吴虚白、井勿幕、郭希仁和我在一起交谈,井勿幕说:"要做一件事,既没有人才,也没有经费,但是责任在身,又不能停下来,唉!该怎么办呀"吴虚白说:"你想要救国救民,那只有变通办法。古人设立宗教,是将主义神化使群众相信,并且成为信仰,指导他们的行动。……如果不这样,你既没有群众,也没有经费,都是些知识分子,只会空谈,不会成功的!"

经过这次的讨论,井勿幕又见黄克强的做法,就决心跟会党联络。先由少数同志向同盟会会员解说这个问题的利害关系,使大家明白了,最后终于在大会上通过了联络新军、刀客和慕亲会的决议。会议后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联合成功了,大家共同商量了一个名义叫做:"通统山、同盟堂、梁山水、桃源香"。这是仿照会党一般的规则,所谓的山水香堂的意思,想用这样的方法来联络义气,能够取得行动上的一致。情况就是这样,虽然"反清"的目标一致,可是各方面的组织形式,都不一样,1911年举起的起义旗帜,名称有"复汉军"和"洪汉军"。复汉军是我们党为主力,洪汉军由会党分子组成。是经过井勿幕、郭希仁、钱定三等人,用革命的道理说服,鼓动而组成的。

1908年,井勿幕跟各个会党"综合统一"以后,密秘的在大雁塔寺召开了一次联合会议。会上多数人主张暂时不要主张"平均地权",恐怕引起一般人的误会,决议改成"主张土地国有"。会上还决定,由郭希仁、张翊初写祭黄帝陵的文告,决定9月初大家集中到中部县附近,到时候恭祭黄帝陵。这时候,在北山的开矿、畜牧事业,都有了相当基础,所以到那里去住宿没有问题。

到了重阳节那一天,各地来到的一共有二十多人,其中有四川的七人,广东籍的一人,山西省和甘肃省也有人来,陕西籍的有十六人。祭文的注名,是按年龄大小排序的。祭黄帝陵的祭文原稿现在记录在下面。(原稿没有译成白话文,请看原著作-译者)

去陕北祭黄帝陵时,有十几个人装扮成去收购毛皮的商人和装扮成狩猎的人,这是很平常的事,清廷官员并不注意。焦子静办了一个公文,带着同志装扮成的拓碑人,先到了黄陵,声称是朝廷要拓碑文送人。(拓碑人是同盟会会员,名叫焦镇)。我和柏筱余托巡警道张藻写了一封介绍信,说是去陕北考察煤矿、畜牧业的。郭希仁、井勿幕等五个人,托官方的朋友给中部县、耀县、淳化各县的县长写了介绍信,说是去延长考察石油路过这里,让他们招待。吴虚白是和尚,可以自由地云游。今天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真是很有趣的呀!完全可以写成一部有趣的小说。值得提出的是,事前都作了周密的安排:有"总管司"二人,是负责安排一切的,有"内巡"一人,"外巡司"二人是负责侦察,防范走漏风声的。

意想不到的是,恭祭黄帝陵时,竟然有多人嚎啕大哭,像是丧了父母一样,参加的人都流了泪。事情过了几天以后,各个还都面带忧愁,像心里有一件事情一样。吴希真年纪小又天真,竟有两天不想吃饭。井勿幕看到这样的情景,深深地体会到:用文字感动人,远不如仪式来得有声有色。所以,回到西安,井勿幕同我们商量,想模仿"慕亲会"的组织形式加以改进,作为推进任务的基本方式,所以在"柏氏花园"会议上,就是按照这样的想法,制定了组织形式。

还想起了一件事,这是个笑话,井勿幕二次回来,在1909年时,去陕北始终不敢卸帽子,这是因为他剃了头戴了一条假辫子。1909年焦子静创办了"追远会",高又明、柏筱余在三原创办了"勤公",名称虽然不一样,但主义完全相同,都在尽力地联络同志,发展会员。名称不同,是怕官方一旦发觉一网打尽。
在西北各省的"阁老会",是明朝的入朝遗老大臣们为反清组织的,后来被清朝所利用改称为"哥老会",其中虽然有各种方式、秘语和赏罚的规则,但是流传的久了,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井勿幕没有采用。"慕亲会"流行在山西、甘肃和陕西西北一带。井勿幕虽然采用了"慕亲会"的方法,但是没有采用它的名子。据说:"慕亲会"是李二曲传下来,"青主"各位前辈创建的。表面上的说法是:凡是当和尚的,多数是年少时父母去世了,现在入了佛门,应该先从报答父母的恩情做起,在"大戒"前,先要入"慕亲会"。它们念的经是"地藏经",供的佛是"达摩"和"明太祖"。和尚们手中拿的有:铁铲木把半根、一串十六粒松籽,松籽上精刻着钟鼎瓦当文,刻文的人叫做"雪一",这不是一般人能刻出来的。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家当"。
据说祭明太祖因为他是驱逐异族的英雄;铲把一根是某人铲除汉奸的遗物;红色松籽一串十六粒,表示明朝有十六个皇帝;"雪一"的意思是,一定要雪除国耻;用瓦当文,是因为瓦当文是汉民族的国魂。以上只是传说,不一定确切。

井勿幕仿效这种方法,规定每年二月二日,选择一个地方举行一次集会。目的是考查(山水香堂中)会员一年来的成绩和错误,以便奖励和处罚。订的规矩很严。如果真有人出卖同志或者投靠了官方,就要在他头顶上重打三棒(铲把)处死。规矩虽然订了,但是从来没有人违犯过。每年的仪式很严肃,大家研究工作时,也严格批评。开会前,要写一篇文章,在开始上香和上供品的时候朗读,这篇文章叫做"誓墓文"。文章的大意是:一年来的工作情况怎样,用会规和各人的工作好坏来评判,不得徇私情。会议的仪式很繁琐而且粗俗,是从实用出发,让参加会的人容易明白,容易信服。供奉的神位,仿照"慕亲会"原有的又增加了岳武穆和关羽,因为他们是驱逐异族和讲义气的人。将原来的"告墓文"改为"誓墓文"。过去各会党互相通讯,或者见面说话的言辞,还有称呼都有一种秘语,叫做"言子",也就是术语,各会党的术语是大同小异的。例如:把马叫凤子;把天叫帐子;把盐叫沙子;把油叫水;把敌人叫摇杆子等等,万事万物,他们都是用想象拟名的。就列举以上这些吧。

(用术语拟写了一封信和注释,没有引入,请看原著-译者)

令人奇怪的是,他们做事不需要领导人明白告诉或下命令,只要一看到形态的表示,就会认真地去执行。我们初次看到这样的情形,不但奇怪而且好笑,为什么是这样的奇形怪状呢?!是办事呢?还是游戏呢?日子长了,我们仔细地想了想,这或许是利用人们的好奇心,加上神秘的教规,而行之有效的办法。举个例子再讲一讲,譬如发现了奸细或有人叛变或有人干了坏事,在开会前,人人腰上的带子都结"龙出穴"(是在腰带的右侧结一个大结子,下边吊一个小结子),所谓是"老龙出穴,必有滴血"。当龙头(领袖)升座时,真像戏台上演的群英会。当被审讯的人答辩完了后,经众人议论后,由龙头用形色表示该怎样处罚。处罚的方式不外乎杀、打、囚、悔过。这时,龙头还要说:英雄会上无痴汉,老大你镜子里还有尘吗?(你内心里还有冤屈吗?)这个人说:请哥子慈悲(训话),在堂老少海涵。此后,就按照决议执行,事后绝对没有问题。如果决议是打,这个人就用刀子,在自己腿上刺三刀。因为,别人执行时就更重些。

这种做法,当时对革命事业也很有用处,南北各省都有这样的做法,所以做个简单的介绍,使大家了解当时的一种社会形态。

有一天,我和吴虚白闲谈,他说到了历来社会各阶层、潜在的帮会和僧侣等的内幕,我惊讶地问他:为什么他们的动作那么粗俗和怪诞?他们讲他们的起源的说法,也是多样的,是荒诞不可信的。你能不能给纠正一下。吴虚白回答我说:每一件事,能够长久地传下来,就有它能够传下来深刻的道理和它的内涵所在。我是什么人?有什么才能?岂敢改动前辈的成法?而且,帮会中的一切姿态,有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神妙的地方。能流传这么久,它的形态、术语、会规都是前辈人的安排,怎么能够轻视呢?!吴虚白又接着说:譬如;帮会中的祖师,人人都知道是金、罗、陆,并且还有历史说他们在某某山上修过道,他们会中人人都这样说,其实,这是为"设教"而所作为的。如果他们是真的在哪个山上修道有了功果,那又跟社会、政治和社会的兴衰有什么关系呢?想一想就明白了。我又追问:金、罗、陆是真有其人其事呢,还是假设的?吴虚白含笑不再答复我。

又有一天我又将这个问题问吴虚白,他想了想说:简单地说吧,金、罗、陆确实有其人,但是这不是他们的姓。所谓金、罗、陆是革命某个阶段的情况和实力的表示,或者是某个时代的"言子"(术语)。金字代表恢复祖国事业开创初期的艰难。大约在七、八十年的时间里,有凭武力而抗争的,有殉国吊死在文庙的,也有投降了的。而像"金"这样的"人"不屈不挠,奔走呼号,立志要恢复祖国。时间久了,一般的人去追求名利了,一些知识分子也仅仅是不去做清朝的官罢了,渐渐地忘了根本。这时又有像"金"这样的人,利用小说,来潜伏着复兴祖国的意识。如:《红楼梦》、《梵天庐丛录》、《白梅楼诗存》、《聊斋志异》、《水浒》、《三国演义注释》等四十多种,以鼓吹正义,暗含礼仪廉耻之所在,使国人记起亡国的奇耻大辱。这时从金祖到了罗祖时代。繁体字"羅"是四、维二字组成,是"四维"(四面八方)复兴振作的时期。经过不断努力,在各个城市组成联络网,进行地下工作。虽然异族统治了国土,但是土下生土,秘密进行,这就是"陆"祖时期。后三祖是;翁、钱、潘三祖。进行了相当的工作后,公众羽哺成了(群众赞成了),这就是翁祖时期。(翁是公、羽二字)。又经过许多年到了钱祖时期,金钱、武器也有了,但是实力还不够,起义往往失败。直到潘祖时期,(潘,表示山、水、米、粮草等,都有了稳固的安置和来源)实力雄厚了,就大事扩张,广泛招收徒弟,准备起义。所以到现在,潘祖的门徒遍天下啊。吴虚白津津地谈着,我只有静静地听着。吴虚白又说:在乾隆时期,帮会中有一部分人叛变了,投靠了清朝。还有一部分人与清廷对抗,宁死不屈。其他的就不用详细说了,以上说的;就是清代二百七十多年,人民反抗清廷的情况。

据说:乾隆时帮会的叛徒,将金、罗、陆、翁、钱、潘各前辈所创造的规则和大事记等,书名叫做《义气千秋》俗名叫做《海底》献给了清皇帝。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后,被法国人掠去,存放在法国国立图书馆中。他们用来研究中国的社会和民情。这本书,不容易读懂,因为含有密语,语句读起来不通顺,插图是像茶壶、茶杯和三代的鼎一类的,摆列都有含义。清朝末年庚子前后各列强想瓜分中国,又想共管中国,但是都没有得逞。他们有些人对中国有所了解了,警告他们的同伙说:中国像一头睡着了的狮子,它们不是驯兔,不能用强压手段。所以,中国有"睡狮"和"东亚病夫"的绰号。他们用"存其形而吸其血"的办法,用不平等条约和门户开放来压榨我们。虽然国耻还没有雪除,而人民已经觉醒了。唉!中国在什么时候才能强盛起来呢?想起来让人有些伤心。

相关文章:

如是我见我知录 高又明

扩展阅读:

《读手稿《如是我见我知录》》札记 ------高启纶

 
缅怀先贤暨高又明先生纪念网 http://www.gymjnw.com
主办:  高又明先生资料编纂委员会
策划编辑制作: 高启宏
顾问:张应超 刘殿昌
Email: gaoqihongxian@yahoo.com.cn Tel:13152128580

陕ICP备09018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