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烈士遇难记
田维均 张子宜 王新斋

“屠户”陆建章受袁世凯命出任陕西督军后,为巩固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对革命党人和具有开明思想的进步人士,采取各种残酷手段,实行迫害和镇压。但陕西人民并没有被屠户的专横淫威所吓到,仁人志士为继续完成辛亥革命未竟之功,坚决向反动势力进行斗争,前仆后继,不屈不挠,在生死关头,表现出英雄气概。十八烈士为打倒袁世凯、陆建章杀身成仁,留下可歌可泣的英勇业绩。

在陆建章的凶恶统治和残酷镇压下,在陕西的同盟会会员和一些进步人士、如李岐山(名凤鸣,山西人),张深如(名渊,兴平人)、杜守信(名友梅,兴平人)、王绍文(名弘虞,长安人)、张子宜(名典尧,兴平人)等不少人士,当时仍聚集在西安。他们为配合省内外革命运动,一致讨袁逐陆,在西安展开秘密活动。以大莲花池体育场(现为莲湖公园)为聚会地点,由张深如、李岐山两人负责。以兴平会馆(现大麦市街交警队部)为联络机关,由杜守信负责。以精业公司(现东大街五一剧院)为传达消息处所,由张子宜负责。此外,经接头自愿参加这一斗争的,根据我们记忆所及,还有兴平的南南轩(名凤薰)、李馥斋(名桂森)、高子级(名甲第)、车子良(名骏昌)、吉希文,咸阳的王祥生,礼泉的胡德明,兰田的方厚庵,山西的景梅九和郭瑞甫、张雨尘、焦易堂、李自经、罗世卿等一些人士。他们商定,各找关系,分头进行。由李岐山鼓动陆的警卫队,并筹备枪支(李当时任陆的参议);张深如联络镳局张怀芳(以保护行旅为业。局中户养擅长武艺的壮士,携有武器,称之为镳客。行旅的人校局纳资,即予护送,以防抢劫,叫做保镳。在行旅中,镳客随行,树旗张灯于车上,以作标志,盗匪扉忌,即不敢侵犯);杜守信策动南教场驻军(和负责人有同学关系);胡德明发动城隍庙、端履门一带的红帮弟兄。李岐山还在北院门附近租了一所房子,准备起义时由房上向北院驻军投掷炸弹。

他们约定民国四年农历腊月除夕(一九一六年二月二日)起义。步骤是,先在兴平、咸阳、礼泉动手,然后由西安响应,届时放火为号。除张深如、李岐山、王绍文、张子宜、景梅九等人留在西安外,其余的人都去兴、咸、礼三县活动。张深如为此事还特地到临潼联络李虎丞,请他带人到省,共同行动。着景梅九草拟了讨袁檄文,他家中存枪支弹药,经李岐山秘密转到精业公司。各方面部署既定,不料事机不密,外间已有风声,张怀芳又被陆建章的副官长迟承九收买,将组织计划告知敌人。陆即下令,严加戒备,明密查拿。这时,杜守信来到兴平城外复豳园,正在策划县内警卫队和桑镇一带“刀客”举事,因被县官陶松年(湖南人,曾任清陕甘总督陶谟的孙子)察觉,没能行动,杜守信、李馥斋星夜返省。车子良经陶带队捉拿未获,逃往甘肃但南南轩、高子级、吉希文三人都于正月上旬(民国五年)被陶逮捕,解押西安陆军监狱。西安方面,王绍文、胡德明、方厚苍、张子宜等也被捕。另外,精业公司管账的冯友三曾参与活动,负责保管枪支,传达消息,也在张子宜被捕的次日被逮去(押陆军监狱四天,又释放)。张深如当时任延长石油厂经理,已先期离省北走延长;李岐山夜间出城,没有被捕。

张深如、李岐山出走后,西安一切革命活动,全由杜守信主持。杜不避艰险,到处奔走联络,征得各方面同意,决定正月十六日夜举事,并定出前半夜的口令是“逐陆”,后半夜的口令是“讨袁”,原定届时放火为号。可是负责用煤油放火的同志费进才,看见指定地点(红十字会后边破房)有人,不能着手,举事未成。杜因反动当局戒备很严,西安一时难以动手,曾想改变计划,从外县发动,但又想到,不少同志被囚,自己他去,实觉愧对同志,因决计继续发动起义,商定十九日晚行动。这时,军警戒备仍严,白天到处岗警林立,入夜宵禁,通行困难,无机可乘。杜本与李馥斋住在兴平会馆,因为军警不时前来盘查,于正月二十三日晚,移住马神庙街西巷,俟机出城,不料行动不密,被侦辑队探知,移居不到旬日,就在二月初二早晨被捕。

杜守信、南南轩和这一案被牵涉的其他人,都被押禁在西安陆军监狱。进监以后,又都砸上脚镣,被认为案情重大的二人,还带上双镣,手腕上带上手铐。一座大房子里,押了二、三十个人。监守人对“犯人”非常苛刻,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可是杜等人人乐观,视死如归,毫无畏缩表现。先进监的人见后来者还取笑说:“你也来了!”后进监的人答说:“啊!多日不见,看你来了”!有的人还趣说:“如果你到习武园听曲曲(习武园是反动派枪毙人的地方,听曲曲指被枪杀),我就替你在钟楼下看榜。”(枪毙人时,反动派在钟楼下出布告,看榜即指看布告)。陆建章为了进行分化,以后又把被捕同志分房管押。吃饭,每人每顿三个小馍,每天两顿,喝的是蒸馍水,轮不上就不得喝了,“放风”(为犯人大、小便的时间)的时候,由于饮水少,干燥,有的人大便不下,时间到了,只好“原封不动地”忍着回来。更残忍的是晚上睡觉要给“犯人”“上项”,第二天半早,才“倒项”,“上项”就是叫 “犯人”枕在一根特制的木杠子上,像枕头一样,把脖子与铁链子扣在上边,铁链很长,睡觉的人排成横队,铁链由这屋通到那屋,这样,睡下就不能起来,直到第二天“倒项”(开链),才能起、坐、行走。监守对犯人敲诈勒索,方式花样,不一而足。后来每人每顿只给一勺米饭,喝不上水,吃不饱,连睡觉、大小便,都毫无自由,逼得“犯人”忍无可忍,准备闹监,实行暴动。但因那时陕西省监狱曾发生暴动,西安陆军监狱,戒备极严,未能实现。(陕西省监狱那次暴动,由于事机不密,动手太早,结果失败,一夜间,被陆屠户杀害三百多人)。

陆建章对政治犯特别残酷,杜守信曾被多次严刑拷问,打得皮开肉绽,但杜从末暴露任何人的姓名,他还不断辱骂陆建章。赵贞吉当时在陆的儿子陆绍文骑兵连当排长,以往和杜守信有来往,有一次刑讯杜,赵在旁,出告人说:杜守信真是好汉,至死不招。杜还说:“你陆贼枪毙了我杜守信一人,河北还有无数的杜守信!”其他烈士,同样表现临危不屈的英雄气慨。一九一六年农历二月十五日,杜守信、王绍文、南南轩、胡德明、方厚庵、李桂森、章雨苍、郭子余、袁守礼、吴鹏等十七人,在遭受多次严刑拷打之后,终于被陆屠户枪杀在西安老北门外的西火巷。行刑前,有的烈士唱“斩单同”,有的大骂袁世凯、陆建章,引起旁观群众的共鸣,当时执刑的人,叫王绍文跪下,王破口大骂说:“老子为国为民,给谁下跪!”终于直立不屈,英勇就义。
张深如到延长后,尚不知张怀芳已判变。迟承九派张到延长石油厂,诡称探望深如,深如不明内情,待判徒如上宾,那知这时陆的马队已到延长,就将深如逮捕,在解送西安途中,郭坚得讯,立即带人劫夺,两方开火,深如被押解人员就地杀害。地点是甘泉县道左铺。

以后,陈树藩来到西安,驻西关外营盘。有人托他营救在押的同志,陈托词推诿,引起大家深为不满,后由焦子静见陆说情,始将被押三月尚未杀害的二、三十个同志,释放出狱,重见天日。至于十八烈士的全部姓名,因年代久远,我们已记忆不清,希望知者补充,以彰忠烈。

一九六四年三月

原稿存陕西省政协
摘自兴平政协文史资料(第二辑)


相关文章:缅怀和悼念祖父王绍文烈士

扩展阅读:辛亥先贤张子宜先生的故事

缅怀先贤暨高又明先生纪念网 http://www.gymjnw.com
主办:  高又明先生资料编纂委员会
策划编辑制作: 高启宏
顾问:张应超 刘殿昌
Email: gaoqihongxian@yahoo.com.cn Tel:13152128580

陕ICP备09018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