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 文 释 印 ①
  刘念尚

陕西辛亥革命志士高又明是陕西同盟会早期会员,他是陕西泾阳王桥高家堡人,名明德,字又明,号师佛子。年少时从泾阳富商柏森之子柏惠民伴读。后入三原宏道学堂肄业。受朱佛光先生倡导的经学、科学并重,又以明朝遗老反清革命轶事相激励、影响,使高思想大有长进。

陕西关中地区,殷实农家子弟常有下四川经商的风气,也有亲朋故旧结伴下川习商的习俗。1903年高在四川结识陕西浦城人井勿幕。1905年冬井勿幕衔孙中山之命,回陕发展同盟会员,高即加入,成为陕西早期同盟会员的骨干人物,他还介绍泾阳柏惠民、乾州吴希真加入同盟会。并支持井勿幕联络会党、刀客,引见会党首领僧人吴虚白和井结盟;吴又推介洪宝臣、唐和尚与井勿幕、郭希仁在西安丽泽馆结盟,往还甚密。高在三原创办勤公社和负责泾阳柏氏花园的管理,为渭北同盟会员活动的秘密据点,此间又与西安公益书局的焦子静等互通消息。

1910年井勿幕再次返陕,召集同盟会员在泾阳柏氏花园集会,讨论陕西反清方略,拟定计划章程,会上推举井勿幕、柏惠民、邹子良、宋向辰四人总揽渭北会务,高又明负责宣传、印刷、武器制造、炸药购置的任务。事后同盟会从上海派来技师温志强,来陕传授炸药制造技术,高又明从之学习,接着在淳化县通润沟设厂制造炸弹,为陕西武装起义做准备。

不久同盟会派熊克武来陕视察工作,认为同盟会革命党人军火不足,外购运输不便,军火问题还须本省解决。高又随熊克武赴上海研习无烟炸药的制造。在沪期间,他与于右任、宋教仁、陈其美、徐朗西等多有交往。徐朗西(三原人)在沪"接待南北有志之士无虚日,有急者倾身为之不遗力"(茹卓亭语,叙述了当时在上海,同盟会人的活动情况)。

1911年10月22日(阴历九月初一)西安新军起义,会党哥老会助攻满城,起义成功。高任秦陇复汉军政府掌械官,负责制造地雷、炸弹。当东西两路拉锯战反复攻略时,炸弹队大显神威,土制麻辫子炸弹(该弹可象扔链球一样投掷很远)运送乾州十余车,张云山乾州保卫战,多次击退清军扑城,以炸弹轰击,升允数月而不能胜,当显露军火炸弹的重要。为嘉勉陕西革命军制造军火首创者高又明先生其功,孙中山亲书"博爱"二字相赠。

陕西靖国军时期,高任靖国军总司令部军械处长,1924年冯玉祥、胡景翼(笠僧)、孙岳发动北京政变,高在国民二军胡景翼部任军械处长、兵工局长。

1925年孙中山、胡景翼相继逝世,高辗转回陕,定居西安。1930年冬杨虎城主陕,高被聘为陕西省政府参议。1931年"九一八"后高与窦荫三、韩望尘、寇遐、南汉宸、杜斌丞等集资兴办西安集成三酸厂;为提高陕西文化事业,创办阿房宫电影院。当日本侵占东三省,陕西教育界发起学生爱国运动,抵制东洋日货,提倡中国国货,高又明、韩望尘参加了中国西京国货公司的筹建,教育界梁午峰、刘安国及陕西民众教育馆馆长刘宰国为董事,田涵荣为经理,还帮助教育界人士开办西北教育用品社和西安开明书店,为陕西的民族工商业和文化事业的发展卓有贡献。

高又明善交游,阅历丰富,抗战期间与陕西教育界的知识分子交往日深,在对中华传统文化、文物鉴定、考古、文字考证、书画交流常能引起共鸣,也很有感情,时常因公事或私交经常交流,久而久之便成为熟人、朋友、知己、同仁、同道,高先生人品及金石书画的收获常为朋辈中成为美谈。每当大家谈到陕西辛亥革命,无不兴奋异常,高又明先生的《如是我见我知录》问世时正处在动荡之年而传布有限,流传不广。

陕西省文史馆刘安国,字依仁,在教育界供职60余年,陕西华县下庙人。陕西省文史馆馆员,陕西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委员,陕西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顾问。与华县同盟会员杨松轩、顾熠山、杨叔吉有师生、同事关系,后李子逸(元鼎)、茹卓亭(欲立)与其弟刘宰国在南京国民政府又有同事关系,他们之间既有父子师生之谊,又有甥侄兄弟同志之情,所以刘安国对陕西辛亥革命轶事知之较多,人称“活档案"。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有中学教师张应超常来刘处访谈陕西辛亥事,刘初以"勿幕吃的公益饭,笠僧本是健本生",介绍井勿幕、胡景翼事迹,后指导张去省图书馆查阅《西北革命史征》,而后再读《续修陕西通志》,张研习渐深,后与孙志亮教授合著《陕西辛亥革命》出版。1989年刘安国去世后,刘自椟先生曾对其子女讲:刘的书信日记,只字片纸应留心,不要轻视遗失,二十年后果有验证。

近日在刘安国的文革抄家发还书籍中有本《北平七弦馆金石篆刻润例》,书中夹有高又明先生印脱计十七方,有名"高明德印"四方,字"又明印"四方,号"师佛轩印"一方,正中有一方"又明收藏金石书画",是仿汉阴文,庄重大方,是整页印脱之重心,可见高先生当年布局严谨,是一页艺术珍品。另有七方闲章,右上一方立条即曰"又明眼福",似丹凤睁眼的象形文字是够初学者揣摩一阵,叫人百看不厌,再看上中一方阳文篆字"家居泾阳礼泉之间",刻的十分大方流畅,受泾水礼泉之涵养,高先生的家乡皇天厚土何等的美啊!左上方一方阴文印"白公渠首是吾家",定位了高又明先生的家在白公渠首,刻字如冷冬寒月凌水冲渠之状似画亦字,真个是图章也,可谓神品!妙哉!右行第二"东观读未见书",椭圆形阴文仿汉印寄托了高先生终日卷不释手,追求真理之思想。右行第三印阳文"秼社",是庄家人的组织,还是同盟会的组织,与勤公社、柏氏花园是否有关待考证?中间一行第二个圆形篆刻阳文印"舟居非水",据启宏同志讲先生家乡泾水、白渠之间类似一船形地,能否受惠于水,没有勘察不能妄断!中间一行"师佛轩" 印下一方阴文篆书印"暑天凉室"应该是高先生理想中的精神家园,修身养性的理想世界,一般人是不会有这种境界的。这是笔者一点认识。高又明先生的名章、字印多方,各有千秋,形状不同,想必有用途:如用于公事文件审批、军械调拨、财务审核等,或用于报销签章和领薪专用等,这只不过是我之推想,有待于深研者探究。

纵观高又明先生一方方印脱,使人眼福享尽,爱不释手,可谓弥足珍贵,而今睹物思人,可以看到先贤们为推翻封建帝制,肇造共和抛头颅、洒热血,艰辛忘我,散家财、捐钜金,购置军火,他们树起一座座丰碑,让后来人高山而仰止,在辛亥革命百年将至之时,仅以此拙文,作以纪念。

2008.11.18于西安崇德坊寓所

白公渠首是吾家
(白)
高明德印(朱)
高明德印(白)
又明(朱)
高明德印(朱)
家居泾阳礼泉之间(朱)
舟居非水(朱)
又明收藏金石书画(白)
师佛轩(朱)
暑天凉室(白)
高又明(朱)
又明眼福(朱)
东观读未见书
(白)
秼社(朱)
高又明(半白半朱)
又明(朱)
高明德(白)

这十余方印是西辛亥革命志士高又明(明德)先生的印脱,它是陕西省文史馆馆员刘安国(字依仁)先生在解放前三、四十年代拓印的。近闻高先生后人为其著书,烦请张应超先生代为转交。刘安国之子刘念尚书2008、11、4

近日翻看上世纪八十年代共产党拨乱反正,为民主人士落实政策发还抄家的书籍《北平七弦馆金石篆刻润例》时,书中夹有一页高又明先生的印脱,拟复印送其子女作以纪念。又及。刘氏(朱),念尚之玺(白)

本文参考资料:
① 高又明:《如是我见我知录》
② 高又明的十七方印脱。见上图。
③ 茹欲立书法集之《三原徐朗西墓碑文》。
④ 《陕西省志》第七十九卷《人物志》
⑤ 郭希仁:《从戎纪略"》。
⑥ 杨叔吉:《回忆辛亥革命片断》之秦陇复汉军炸弹队。
及陕西省政协文史资料和陕西党史资料丛书不再另列出。
注释:
①文指高又明文章《如是我见我知录》。印指高又明的十七方印脱。

相关文章:高又明使用的部分印鉴 ------高启宏搜集

扩展阅读:题写在《唐妙法莲华经》碑帖后的文字 高又明

缅怀先贤暨高又明先生纪念网 http://www.gymjnw.com
主办:  高又明先生资料编纂委员会
策划编辑制作: 高启宏
顾问:张应超 刘殿昌
Email: gaoqihongxian@yahoo.com.cn Tel:13152128580

陕ICP备090181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