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老人-窦自强

窦自强(1900---1968)陕西韩城人,早年在韩城教书,偶遇杨虎城被军阀追杀,窦藏杨于黄河边窑洞中并送食物,助其躲过一难。杨虎成感激窦救助之恩,招窦自强从军,历任副官,秘书等职,杨又在西安东木头市购宅院一处相赠,让窦安顿他的家眷。即现在东木头市108号老宅院。

1936年,张,杨兵谏,发动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窦自强亦跟随参加。受杨虎城的密令,冒生命危险,只身到潼关作冯 ××的工作,尽力促使事变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后,杨虎城将军被迫出国,窦自强亦被解除军职,归家赋闲。窦自强为人低调严肃,不苟言笑,不愿再入军界,遂进入商界,实业救国,从卖布头起手,生意渐至做大,成为西安有名的商界人士。

1949年后,窦自强曾任西安市第一届政协委员,西安市人大代表,在东木头市居委会分管优抚工作。夫人卜淑贤亦热心公益事务,在东木头市居委会分管妇女工作。窦亲送长子伯超,女儿佩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为国效力。 1950年,抗美援朝,政府号召民间捐款买飞机,窦自强用麻袋提着钱去捐献,曾轰动一时。窦自强曾资助接办伦海小学,自任校长。后将学校无偿的交给了西安市24中学。 窦自强还出资办永保幼儿园,即现东木头市幼儿园之前身。响应政府号召,尽力购买公债和股票,计有西安市房地局,市饮食公司,纺织品公司,新西北印染厂等股票。 1956年,政府为发展经济,号召全国人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窦自强将自己埋藏的四千多银元无偿的交给国家,支援国家建设。当时的《西京晚报》以"四千元的故事"为题报道过此事。1957年城市社会主义改造,窦自强的18间房屋被房地局公私合营,还剩余12间自住,1958年大跃进期间,窦自强将自己的后院无偿借给居委会办食堂、化工厂,生产洗衣粉肥皂。窦自强经常参与其生产活动,在一次运煤时累的吐血,落下病根,至死未能康复。

1966年文化大革命,窦自强一家惨遭抄家批斗,受尽折磨,房屋、院落被抢占,强盖,后演变为房地局强占、强盖至今。

1968年,窦自强夫妇先后逝世。

窦自强在家庭对兄长养老送终,把侄子仰超送到名牌学校让其接受良好的教育,49年侄子到台湾,留下侄孙女在西安,窦自强夫妇顶着政治压力受尽艰辛教育养大。

窦自强先生一生为人光明垒落,对社会贡献颇多,爱祖国、爱人民、爱社会、爱亲人,乐善好施,善行多多。是一位爱国的老人。


登载于《世界日报》的世界周刊2010年5月2日时代故事专栏29版
怀念叔祖父母
  文、图/张窦小莉

1949年,我只是一个两岁幼儿,外面的世界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世界发生了大动荡、大分化、大改组,我的家族遭受到了巨大的影响。我的父母在1948年离开南京,随国民党政府去了台湾,留下嗷嗷待哺的我在西安由我叔祖父窦自强和叔祖母卜淑贤抚养。六十多年中,发生了许多让人不可思议的事……
叔祖父年轻时,冒险将一个被追杀的人藏于黄河边窑洞中并送食物,助其躲过一劫。此人就是后来世人皆知的杨虎城将军。杨虎城感激叔祖父的救命之恩,招叔祖父从军,先后任副官、秘书、军需处处长;继任陕西省禁烟局局长,西安市包裹税局局长等职务。1936年,跟随张扬兵谏,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杨虎城被迫出国考察,叔祖父亦为此受国民政府解除军职,归家赋闲,后同友人在马坊门开了一间"利群商店"经商,从卖布头做起,生意渐渐做大。

支持新中国 出钱出力

1949年新中国成立,当时吏治清明,百废待兴,一片欣欣向荣,叔祖父和叔祖母似乎看到了新中国的光明未来,对新政权充满了信心,他们积极参加各项活动,并亲自送子女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叔祖父曾担任西安市第一届政协委员,西安市人大代表。叔祖母也热心公益服务,在东木头市居委会义务分管妇女工作。
1950年,为了保家卫国,政府号召民间捐款买飞机,叔祖父积极回应,大力支持,他毫不犹豫用麻袋提着钱去捐献,曾在西安轰动一时。叔祖父出资支持祖国的教育事业,出资接办东木头市幼儿园。还资助,接办伦海小学,并亲任校长教授儿童。
1956年,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号召全国人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叔祖父将自己埋藏在"利群商店"地下的四千多银元无偿的交给国家,支援国家建设。当时的西京晚报以"四千元的故事"为题报道过此事。叔祖父积极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带头回应公私合营的号召,率先将"利群商店"的资产全部公私合营到西安市碑林区南大街南一门市部。
叔祖父所住宅院坐落在西安市东木头市108号,有30间房,其中前院因招租给房客,被认为带有剥削性质而被改造,统一由房地局经营管理出租,给叔祖父留有二门以后的房间和后院的土地近一亩。1957年政府为发展经济,招商引资,发行公债,鼓励大家投资入股,叔祖父积极响应号召,率先将自己的资金拿出来,购买了政府发行的股票。
1958年大跃进期间,政府鼓励大炼钢铁,叔祖父、母将价值上千元铜铁器皿捐献出来,当时在西安晚报上刊有叔祖母和街道居民卖废铜铁时的合影照片表彰。叔祖父将自己的后院无偿借给居委会办食堂、化工厂,生产洗衣粉肥皂。叔祖父经常义务参与其生产活动,在一次运煤时累的吐血,落下病根。

双双遭迫害 含冤而死

1966年,在那无法无天的年代,抄家成风,陕西省师大二附中818红卫兵进驻东木头市,叔祖父第一个被抄家批斗,"罪名"是曾给杨虎城当过秘书,是"伪军官"。红卫兵抄家时,家里几十张奖状及证明被扫荡一空,抄走银行存款,现金,公债债券,多块手表,家具和一些古董,全部财物甚至衣物被拉走,。
当时我的叔祖父重病缠身,站不起来,就这样他们也不放过他,让他坐在床上,照样用皮带无情的抽打,可怜的叔祖父他不但要忍受病魔的折磨,还要接受外来皮带抽打的疼痛,更让他难过,心痛,不明白的是自己做了一辈子好人,到头来却落到如此悲哀下场,还连累了老伴;叔祖母当时她已是60多岁的人了,却要头顶楠木太师椅,上边还压几块石头,跪在当院接受批判斗争,动辄挨打,还要凌辱游街,叔祖母深感生不如死,挥刀自杀,不料被民工发现,及时抢救,延至1968年,叔祖父和叔祖母先后含冤故去。。
记得那时我在陕西省咸阳纺织工业学校读书,当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时,发现地板上挖了一个大坑,那是红卫兵挖地三尺,寻找金银财宝,枪支弹药,叔祖父还是穿着那件洗的发白的灰色中山装上衣,衣服上大大的写了"伪军官"三个字,叔祖母做了一餐让我永生难忘的早饭,稀饭和水煮菜,加一点盐。我忍泪吃饭,不敢让叔祖父叔祖母发现,吃着饭,叔祖母还急着说"你要把牌子给我重写一下",我拿过牌子,按原来的抄上去,这就是"吸血鬼"三个字,叔祖母将要挂着这侮辱人格的三个字去扫马路。
五柳巷小学的一些教师在动荡之机强行在我家后院盖了两排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的小平房,他们强行住了进来。窦家16口人被强令挤在三间小房。
2006年11月,西安市房地一分局东升街房管所又是在未办理任何手续,也没有告知窦家的任何人的情况下雇佣民工,将属于窦家私人的六间老房拆掉,同时也拆掉了1966年他们非法盖的两排小平房,计划要盖四层500平方米的筒子楼。1966年非法搬进来的人,摇身一变,成了拆迁户了。窦家人不停的通过电话,信件、上访,向政府各级部门反映情况。
我居美国的父亲窦仰超1980年回国探亲时,曾为此事多方奔走,毫无结果,只留下了一张侨联的介绍信,证明窦家后人一直没有放弃对被强占财产的追索。

一生乐助人 不求回报

我的父亲七,八岁时就被我的曾祖母从农村老家带到西安由叔祖父叔祖母扶养,叔祖父给父亲提供最好的教育直到父亲大学毕业,谁能料到,我的父亲毕业后去了台湾,没有来得及报答供养他长大的叔父叔母,还给他们留下襁褓中的我。
叔祖父叔祖母,一生正直善良,乐于助人,他们视我为掌上明珠,让我在无忧无虑的环境下健康成长,可是没有等到我工作的那一天,也同样没有得到我的一点点回报,就在1968年叔祖父叔祖母相继离去,我1987也离开了自幼生活的西安,来到美国定居,西安--我的老家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回忆。
感谢世界周刊让我有机会,向人们讲述我们家的故事,我也以此文献给我最亲爱的叔祖父母,亲爱的叔祖父叔祖母,安息吧!社会会还您们公平,我们会永远怀念您们!


扩展阅读:

高又明先生和家人的一组照片
高又明遗孀张彩珍女士的一组照片

缅怀先贤暨高又明先生纪念网 http://www.gymjnw.com
主办:  高又明先生资料编纂委员会
策划编辑制作: 高启宏
顾问:张应超 刘殿昌
Email: gaoqihongxian@yahoo.com.cn Tel:13152128580

陕ICP备09018100号